电影人物 |“拼命三郎”凌子风

编辑:凯恩/2018-10-26 21:57

  奔赴延安,文艺抗战

  1949年,凌子风调至东北电影制片厂专门从事电影创作。同年,与翟强联合执导了个人的电影处女作《中华女儿》,也是新中国第一部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的影片和第一部表现革命战争的影片。该片在1950年第5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争取自由斗争奖”,文化部优秀影片二等奖。

  

  

凤凰彩票(fh03.cc)

  参考文献

  《骆驼祥子》剧照

  1947年,开始担任石家庄市委宣传部联络员、石家庄电影戏剧音乐工作委员会主任、石家庄电影院总经理,挖掘并争取了大量民间艺人,并编写了文章《接收、改造、管理城市电影院经验总结》。同年,与程默一起奔赴前线,参加了彭德怀指挥的延安保卫战,拍摄了大量有关保卫和发展陕甘宁边区和西北解放区的新闻电影素材。这套名为《保卫延安和保卫陕甘宁边区》的电影素材反映了从人民解放军撤出延安起,到西北战场转入反攻这一历史时期的历史事实,后来被编入纪录片《红旗漫卷西北》和短纪录片《还我延安》。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全国人民奋起抗日。即将毕业的凌子风热血沸腾,决定离开南京,奔赴延安。为了筹集路费,在经过武汉时,接受了武汉电影制片厂的邀请担任美工师,同时在影片《保卫我们的土地》《八百壮士》《热血忠魂》中扮演角色。从这时起,他开始熟悉电影创作,并结识了应云卫、赵丹、白杨、黎莉莉、秦威等许多著名电影导演、演员和美工师。

  为迎接党的七大,凌子风在窑洞里用六根蜡烛,一夜之间凭记忆用石版刻出了中国第一枚毛泽东像以献给七大每一位代表,《毛泽东选集》封面上印的雕像正是凌子风刻的那一枚。当年这枚像章的原稿由周恩来收藏,陈毅佩戴的那枚至今珍藏在中国革命博物绾。

  -END-

  2. 姚欣, 高远同编写. 影事春秋.第四辑[M]. 山东人民出版社, 1982.

  1933年,凌子风考入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油画系,后转入雕塑系。在校期间,他向往从事革命活动,先后加入左翼“星球剧社”、“美术家大联盟”。

  《李四光》剧照(凌子风饰演杨杏佛)

  3. 郭谦. 走进世纪文化名门, 三, 震撼百年中国的文化伴侣[M]. 海南出版社, 2006.

  凤凰彩票(fh03.cc)

  4. 王巨才主编. 延安文艺档案 延安戏剧 第2册 延安戏剧家 2[M]. 太白文艺出版社,2015.

  《陕北牧歌》剧照

  风格突出,经典永存

  1943年,凌子风返回延安,担任鲁迅艺术学院戏剧系教授,同时,导演和参演了《粮食》《前线》《再把你的眼光放远一点》等话剧,获得了极大成功。

  《中华女儿》剧照

  1946年,党中央决定筹建延安电影制片厂,凌子风奉命调回延安,在故事片《边区劳动英雄》中,扮演了主角劳动英雄。不料影片尚未拍完,保卫延安的战斗打响了,凌子风担任了战地摄影队队长,和同志们一起背上摄影机和剩下的胶片,转战陕北战场,记录了毛主席指挥延安战役和全国解放战争的珍贵历史资料,编入了大型记录片《红旗漫卷西风》。

  1955年,凌子风到上海电影制片厂工作。为了凌子风安心工作,石联星独自抚养三个孩子。她放弃了自己的演员生涯,在北京电影学院任教师,教表演、导演课。1984年8月1日,石联星因癌症医治无效逝世。

  

  原标题:电影人物 |“拼命三郎”凌子风

  

  日本投降后,凌子风参加了华北工作队,从延安出发,长途跋涉、步行赶赴张家口,在华北联合大学艺术学院继续任教,并在著名歌剧《自毛女》中,成功地饰演了杨白劳。

  八十年代,凌子风将老舍的同名小说改编为电影《骆驼祥子》,以20世纪20年代中期的北京市民为背景,讲述了人力车夫祥子生活的三起三落,揭示了旧社会的黑暗该片的男主角张丰毅和女主角斯琴高娃,日后成为中国电影表演的中流砥柱。

  

  

  1950年,凌子风调人北京电影制片厂任导演。同年,执导了由陈克、黄玲搭档主演的剧情电影《光荣人家》;翌年,由其执导的剧情电影《陕北牧歌》上映,该片改编自长诗《王贵与李香香》。随后的十几年中,其执导了剧情电影《金银滩》《春风吹到诺敏河》《母亲》《深山里的菊花》《草原雄鹰》,农民革命斗争电影《红旗谱》,以及戏曲电影《春雷》等。

  《红旗谱》是其中年时期的代表作,再现了20世纪20年代后期北方农村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该片在真实生活的基础上,利用电影手段作了强调、夸张、理想化的表现,拍得画面广阔、规模巨大,并成功塑造了在农村革命斗争中如朱老忠、严志合、春兰和冯兰池等一批生动的典型人物,深刻揭示了那个历史时期农民的命运和农村阶级关系的动向。不仅是他这一时期创作最成熟、成就最高的作品,也在处理革命历史题材上为后人提供了宝贵经验,在我国电影史写下了新的篇章。

  《边城》剧照

  1995年,在纪念世界电影诞生一百周年暨中国电影诞生九十周年时,授予凌子风中国电影世纪奖的最佳导演奖。1999年,凌子风病逝,当年12月法国巴黎举办了“凌子风电影节”以纪念这位伟大的文艺战士。而凌子风获得的成就离不开几十年来石联星给予的关怀和扶持。这对艺坛“双子星”为新中国的电影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让我们铭记至今。

  他多次遇险,出生入死,带着伤在晋察冀边区排演话剧《日出》;还与汪洋(原北影厂厂长)等人排演了万人话剧《跟着聂司令前进》,凌子风扮演的聂荣臻,几乎以假乱真。当时艺术界的人都称他“拼命三郎”。

  凌子风和石联星在张家口

  责任编辑:

  石联星比凌子风大三岁,在家中凌子风总是笑称石联星:是我们家的“政委”。石联星对凌子风更像大姐姐,在凌子风紧张的工作中,她经常帮凌子风分析政治和艺术形势,讨论各种艺术表现手法。她还帮助凌子风做剪报、收集资料的工作。他们把深深的爱溶于电影事业中,溶于最优秀的艺术作品中。

  

  从《骆驼祥子》《边城》《春桃》《狂》等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可以看出,凌子风的作品对于人性的探索,特别是对于女性性格、心理的探索,达到了相当的深度,这构成了其创作特色。

  1935年考入南京国立戏剧学校,成为舞台美术专业第一期学生,并在余上沅导演的《威尼斯商人》和曹禺编导的《日出》中担任舞美设计,显露出艺术才华,博得余上沅校长和曹禺先生的赏识。同年,编导独幕剧《狱》,该剧是凌子风在学校时代的第一部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

  1979年后,凌子风又执导了人物传记电影《李四光》,剧情电影《骆驼祥子》《边城》《马铁腿外传》《春桃》《狂》等。其中,《骆驼祥子》获得第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故事片奖,他凭借该片入围第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边城》获得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评委会荣誉奖,他凭借该片获得第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

  凌子风的导演处女作《中华女儿》歌颂的是抗联女战士。该片的主要演员,以及协助拍摄的我军指战员,都是刚刚走下战场,所以身上还带着战斗的豪气和战火的硝烟,使得影片洋溢着高昂的革命激情,充满了战斗气息,也受到了观众赞扬。

  1. 刘德军. 中国历史名人纪念日速览[M]. 济南出版社, 2009.

  《红旗谱》剧照

  

  1938年底,凌子风怀着一腔热血,来到向往己久的革命圣地延安,参加了西北战地服务团,担任西北战地服务团编导委员会委员长职务。随贺龙将军率领的一二O师东渡黄河,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参与农村工作和战斗。同年,其编导的独幕话剧《哈娜寇》获得晋察冀边区鲁迅文学奖。

  凌子风与毛泽东在延安

  凌子风的发妻,是中国著名电影演员石联星。他们都是新中国电影的奠基人之一,也是两位深受人们崇敬的瑞金时期、延安时期的老文艺战士。他们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文艺事业。1950年双双因拍摄电影《中华女儿》和主演电影《赵一曼》成为新中国电影史上第一对在国际上荣获电影导演奖和女演员奖的影坛夫妇。

  凌子风在《春桃》拍摄现场,给姜文、刘晓庆说戏

  他的影片总体成就在于,从以政治概念、政治模式出发去塑造人物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走向表现生活中实实在在的普通人、真人。他充满真挚之情地区探究开掘人情、人性的深奥复杂,并与其中寄托着自己对人性的理解,也就是对真、善、美的向往和追求。这些风格鲜明的影片赢得了广大观众的共鸣,成为中国电影精品中的典范,也在世界电影画廊中留下了精彩的一页。

  作为中国第三代导演最有代表性的领军人物之一,凌子风的创作极富艺术个性。他喜欢选择老北京底层普通百姓的生活,表现他们在旧社会复杂环境中的挣扎与欢乐,描绘他们的纯真、善良的本性,顽强旺盛的生命力和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

  出身书香,初涉影坛

  “双星”伉俪,终身献影

  

  凌子风(1917.3.10—1999.3.2),原名凌风,曾用名凌项强,满族,出生于北京一个书香门第世家,中国内地电影导演、编剧、演员,电影艺术家。

  在抗日战争的烽火岁月里,凌子风打过六年时间游击,担任过武工队长,一边打仗消灭敌人,一边用文艺形式向群众宣传。他以田庄、村头、院落等实地为舞台,用生活中的真人真事自编成剧,创造了“田庄剧”这一具有广泛影响的演出形式。这是凌子风电影思维在戏剧艺术中的体现,在宣传抗日瓦解敌人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专事影视,精品频出